Category: IT杂项

Group Polarization – 群体极化

最近把Cass Sunstein的两本书看了下,《网络共和国》和《极端的人群》。在《网络共和国》里面作者用了一个章节的内容里面说明了“群体极化”这么一个现象;《极端的人群》则是整本书都在围绕这个主题在展开。 一个团体的成员一开始就有某种倾向的时候,在经过商议讨论之后,人们会朝更加偏向该倾向的方向继续移动,最后形成极端的观点。 – 《网络共和国》by 桑斯坦 前两天在在知乎上看到有人问为什么世嘉的粉丝虽然为数不多但是却十分的疯狂与执着,大脑里第一反应就是“群体极化”这个词。 现在,“世嘉”这个词被提起的时候几乎已经是失败的代名词,这样就会加剧小圈子的极端化。因为只有在这个小圈子当中,自己支持世嘉的观点才会被赞同,找到与自己相同观念的人一起抱团强化这个观点。 相同的,网络上各种倾向的圈子如“锤子手机粉”、“任粉”、“五毛”、“美分”、“基督教”、“穆斯林”、“转基因”等等都有类似现象。收集了些知乎上的例子: 罗永浩现在被黑成这样,你为什么还支持他? 为什么要黑任天堂? 为什么国内有很多人提倡和鼓励移民? 是不是知乎上很多人讨厌穆斯林? 为什么在一些知乎问题下,基督徒和圣经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反感? 为什么有人反对转基因? 以上这些讨论中都有很典型的“打标签”、“站队”的现象。而在一个讨论的环境中,如果每个人都已经知道自己被打上了某种标签,比如:(“索饭”、“任粉”、“xbox粉”、“世嘉粉”等)或者(“支持转基因”、“反对转基因”),那么这种讨论发生的过程中,人们就不太可能会去认真的听取标签不同的人的观点。在这些讨论之后,原本就有某种倾向的人往往会更加坚定自己原有的观点,大家都在圈子内的讨论中与反对者的嘲弄声中不断的走向更加的极端与坚定。

  • 19th Nov, 2014

Difference Engine – 差分机

硅谷有一个计算机历史博物馆,很喜欢那里。 那有一个被实现的差分机,看到一个真实的实现在那的时候真的好激动。 差分机,那么就来爽一把吧: 1.的差分: 2. 从开始说起 则我们有: ; ; ; 为了方便表示,我们把记作,把记作 于是可以很容易的知道,a是f(n)的最高次项的次数 3. 利用差分来计算 我们可以列一张表: 因为我们知道,所以最后一行全是常数。 当表中第一行写出来了,下面一行的数只需要根据差分的定义把它左右肩上的两数相减即可得到。 把代入,上面的表就是: 0, 1, 8, 27 1, 7, 19 6, 12 6 因为我们知道对于任何n,, 所以我们又可以把这个表填成: 0, 1, 8, 27 1, 7, 19 6, 12 6,

read more

  • 1st Nov, 2014

工匠有时尽

怎么就没弄清楚这个问题呢,要是想弄个桌子凳子,我就找个工匠做。要是我要建个高楼大厦,怎么可能会找工匠做,这时候要找的是工程师。 手机的复杂度,不是工匠可以handle的了的,再有情怀都不行。 关键词:罗永浩,锤子手机

  • 13th Jul, 2014

论折腾

关于两个操作系统的故事:Windows & Linux 和几乎所有人一样,买的第一台电脑,是个预装了Windows系统的。Windows XP,非常的好用,写文件上网玩游戏写代码无所不能。但是,我心里从来没有“自豪而骄傲的使用XP”的感觉。对呀,用XP有什么好骄傲自豪的呢?XP是如此的寻常平凡。 后来,我开始用了Fedora,一个很常见的Linux发行版。从普通用户的角度来看,这货难用极了,图形界面丑+速度慢,办公软件和MS的Office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想玩的游戏很多都不能跑,各种配置还得要到命令行去,总之就是各种折腾。唯一的优点,或许就是系统对程序员十分的友好。但是,我却一直有“折腾并自豪的使用Linux”的感觉,我也会跟朋友们主动谈论起我在用Fedora(对于XP,这是我绝对不会做的事) 关于两辆模型车的故事:四驱车 & 预装好的四驱车 小学时候,随着一部四驱小子动画片的上映,奥迪双钻也适时推出了各种同款四驱车,各种大卖。那时候班上的男生们,都因为拥有一辆四驱车而自豪。 那时候推出的四驱车有两类,一种是零件,需要自己花时间看说明图纸一点点的拼起来的;还有一种是整车模型,买来就能跑。 我的记忆中,身边没有任何一个小伙伴买那种整车模型。买四驱车,就是为了享受拼装时候的折腾呀!如果已经装好了,那还玩个啥?(同理,没人买拼好的乐高玩具或者是拼好的高达模型) 关于追女生的故事 总是听到这样的故事,小A对那个付出了无数心思做尽每件好事(却怎么都追不上/才追上)的女生念念不忘。总是消耗无数沉没成本却无法及时止损。不是有这么一句话么,“人都是会犯贱的”。 PUA们甚至有个理论,追女生时候正确的做法应该是轻松的吸引对方,自己不要投资,而是要让对方为自己投资。 关于折腾 折腾,geek们把这个词视为褒义词,折腾并自豪着。(比如说在下)然而折腾不一定是好事,Linux在桌面领域仍然份额那么小,备胎心中的女神依旧是那么遥不可及。 或许小米的做法才是最正确的吧,“小米,为发烧而生”,写的多好,让用户自以为在折腾,而事实上,真正折腾的麻烦事都被小米做掉了。

  • 10th Jul, 2014

Individualized Sentiment Analysis

There are many characters in a novel, how to do sentiment analysis for each individual one of them? Is he/she feeling good in this chapter? Is this episode a good/bad scenario for someone? Bigger questions: Is this news good/bad for

read more

  • 4th Jul, 2014

Some Social Media Related Things

I spent some time in analyzing about 2 millions tweets post on weibo.com from May 21th to 31st, 2012. 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the techniques in detail because that’s gonna take too long. If you have further interests, contact me or leave a message. Just for fun~ 1. Distributions of posts in a

read more

  • 30th Apr, 2013

Some Self-hosted RSS Readers

I just learned a lesson from Google: host the web services by yourself! Here are the list of self-hosted RSS reader that I found: (Some of them are still in progress, so when you read this article, they maybe totally

read more

  • 18th Mar, 2013

遗传算法实现用透明多边形片拼凑图形

01

很早就看到过matrix67上面的一个帖子: 强大的遗传算法:用50个半透明多边形重现蒙娜丽莎http://www.matrix67.com/blog/archives/1113 当时一看那个帖子,立刻就被shocked了,跟边上的CX说,这他妈才是遗传算法; 前两天因为Dr. VPhan的课上要找个人讲讲遗传算法,当时我就说我去讲吧。 于是就把matrix67贴子上面的那个东西的源代码看了一下,发现这个代码并不是完全的遗传算法,而且效率不高,生成那个蒙娜丽莎需要3小时这样。 于是我就想着把它给改进下,变成纯粹的遗传算法,看看效率会不会更好。 修改之后,只需要一小时就能得到那个蒙娜丽莎满意效果。 于是,我就开始用这东西生成了一下这些图: 虽然这里只有50个半透明多边形,每个多边形最多只能有10条边,它们却能组成最漂亮的画。就像我们之间每分每秒在一起快乐的时光拼出来的心。 下面这个是原图: PS:最难的部分就是下面那四个字母,特别是那个L和那个o,因为颜色突变很大,而且有棱有角的。                                                         

read more

  • 11th Nov, 2010

Linux驱动程序中的I/O

在第一篇文章中只是介绍了下Linux驱动的整体结构,并没有对具体实现进行说明。 这篇文将简单介绍一下在实现Linux驱动程序中I/O操作的实现。 I/O操作最基本需要实现的函数有三个: read(), write(), ioctl(). read(), write()一个是从硬件读数据,一个是向硬件写数据。 来看怎么与硬件交互数据: 1. I/O port读写函数:inb, inw, inl, outb, outw, outl; 2. I/O memory读写函数:readb, readw, readl;writeb, writew, writel; 还是在I/O memory中的函数,这三个是一点小福利:memset_io, memcpy_fromio, memcpy_toio;这三个东西和memset,memcpy的用法基本完全一样。 ioctl()略,将会有一篇小文章专门说它~ User Space 与 Kernel Space的交互 请注意一下,我们写的这些函数的参数其实都是由用户程序给传过来的。 而我们现在是在内核态,内核态不能使用用户态的内存。 所以我们在写驱动程序的时候不能直接读写用户态的资源。 怎么办呢? copy_from_user() 与

read more

  • 29th Jan, 2010

Linux驱动程序架构(一)

linuxdd1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文章有说到用户程序调用C标准库函数的时候,会对应到驱动程序file_operations中函数指针所指向的一个回调函数上去。 现在来分析一下这个调用的过程(图片在墙外): 对于这图,我想要说的有: 1.struct file数据结构:        它与file_operations一样,也是在/include/linux/fs.h中定义的。这是一个内核数据结构,不会出现在用户态。         file结构其实代表的是一个被打开的文件,每一个被打开的文件在内核空间都有一个对应的file结构。在open一个文件的时候,这个结构会被创建。         struct file中有一个元素:struct file_operations *f_op;        在open设备文件的时候,这个f_op会被初始化为驱动程序中的file_operations。         这样,对设备文件的操作就被映射到驱动程序中的实现上去了。 2. VFS(Virtual File System) Layer        因为设备文件它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文件,只不过是起到了将system calls映射到驱动程序中的操作上罢了。所以我们把它叫做Virtual File.        (明晰一个概念:设备文件就是VFS)=====话说在linux下面有没有好用的画图工具啊?类似Visio那样的。上面那个图画的我辛苦啊。

  • 26th Jan, 2010